当前位置:首页 >经济合作

全球对外直接投资何以高增

发布日期:2017-07-17 来源:市商务局
    由对外经贸大学教授卢进勇等主编并于近日发表的《中国跨国公司发展报告(2016)》指出,与世界经济和国际贸易双双低迷形成鲜明对比,随着全球宏观经济环境的逐渐改善,发达国家的经济温和反弹,2015年全球对外直接投资(FDI)骤升,在2014年下降16.3%的基础上增长36%,约为1.7万亿美元,达到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的最高值。
    在跨国并购浪潮的驱动下,流入发达国家的直接投资飙升了90%至9360亿美元,美国再次成为首位的对外直接投资流入国,欧盟外资流入量在连续三年下滑之后首次回升;流入发展中国家的直接投资增长5%,达到7410亿美元的历史最高水平,亚洲发展中经济体依然是最大的FDI流入国,中国香港地区外资流入量创下历史新高。2015年,流入转型经济体的直接投资大幅度下跌。与之相对应的是,绿地投资停滞不前,其中对发展中国家的绿地投资有所下降,这表明跨国企业资本投资增长乏力。由于主要由跨境并购而非生产性绿地投资推动,全球FDI的增长未能有效转化为生产能力的扩张。 
    全球对外直接投资流出量强劲回升 
    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的统计,从2012年到2014年,全球FDI流出量基本没有变化。虽然全球经济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外贸增长率、就业增长率都有所上升,但是全球FDI却没有明显变化,这主要是受全球经济低迷、政策的不确定性以及上升的地理政治风险等因素影响。但是,2015年全球FDI流出量达到1.47万亿美元,同比增长11.4%,这主要是美国经济复苏、低油价的刺激、迎合的货币政策以及持续的投资自由化和促进措施等多种因素综合促成的结果。
    2015年,发达经济体FDI流出量达到1.07万亿美元,同比增长34%,占全球FDI流出量总额的72.8%;发展中经济体和转型经济体FDI流出量都有所下降,分别为0.38万亿美元和0.031万亿美元,比2014年下降16%和57%,分别占全球FDI流出量总额的26%和2%。可见,2015年发达经济体FDI流出量在FDI流出量金额和增速上都占有绝对优势。 
   从FDI流出存量看,截至2015年,全球FDI流出存量达25.04万亿美元,同比下降3.21%,这与全球的宏观经济环境不佳相关。发达经济体虽然FDI流出量增长迅猛,但是流出存量却有所下降,同比下降5.42%。发展中经济体FDI流出存量却有较大的增长,达到5.3万亿美元,同比增长9.59%。转型经济体FDI流出存量下降更为明显,同比下降36.78%。  
   流向发达经济体的对外直接投资骤升 
   据UNCTAD的数据,2015年流向主要发达经济体的FDI骤然增加,其中欧盟和美国的FDI流入量翻了两番。而在2014年,欧盟和美国的增幅曾经是历史最低水平。美国FDI流入量3840亿美元,这是在2014年跌至第三位以后重返FDI流入量第一大国的位置,原因主要是低利率环境、跨国公司扩张和加速并购,尤其是外国跨国公司在美国的房地产并购激增,扩大了FDI流量。欧盟FDI在连续3年下降之后回升到4260亿美元。其中,流入瑞士的FDI达到了900亿美元,同比增长146%;比利时由负值转为正值,达到327亿美元;英国达到680亿美元,同比增长29%。欧盟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德国FDI净值由负值转为正值,法国FDI流入量翻了两倍。
    亚洲发展中经济体依然是最大的FDI东道国 
    发展中经济体的FDI达到了新高,即7410亿美元,同比增长5%。从地理的角度看,亚洲发展中经济体的FDI流入量超过5000亿美元,仍然是全球最大的FDI接受区,占全球FDI流入量的三分之一,超过欧盟和北美。相反,非洲、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FDI流入量波动不定,主要是因为这些地区的主要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跌,降幅分别为31%和11%,分别跌至380亿美元和1510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香港第一次成为全球第二大FDI接受地,达到了1630亿美元。流入中国内地的FDI达到1360亿美元,同比增长6%,主要流向服务产业。流入印度的FDI几乎增长了一倍,达到590亿美元,这主要归因于印度政府改善投资环境的政策。土耳其FDI达到160亿美元,同比增长30%,并购净值几乎翻倍。
    转型经济体FDI流入量大幅下跌 
    由于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下降和区域冲突,流向转型经济体的FDI下降54%,此区域的最大两个东道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的FDI流入量急剧下降,分别下降92%和66%,但初级部门的投资依然强劲。非洲FDI流入量下降380亿美元,同比下降31%。北部非洲FDI流入量下降趋势开始转变,如埃及从2014年的30亿美元上升到2015年的67亿美元。中部非洲和南非却大幅度下降。莫桑比克下降21%,达到39亿美元;尼日利亚由于石油价格下跌下降27%,为34亿美元。南非FDI暴跌至15亿美元,同比下降74%。2015年,拉丁美洲FDI流入量又一次下降,同比下降11%,为1510亿美元.南美洲由于国内需求放缓,商品价格下跌而阻碍了FDI流入,其中巴西下跌了23%,560亿美元。 
    跨境并购额大幅上升 
    2015年出现了跨境并购高潮,跨境并购额达到7215亿美元,同比增长67%,绿地投资与2014年相比略有增长。发展中经济体绿地投资有所下降,主要原因在于跨国公司的资本支出有所削弱。发达经济体是跨境并购的主要对象。欧美净销售额上升到2690亿美元,同比增长68%,主要由爱尔兰和英国驱动。这两个国家来自美国跨国公司的并购主要是为了避税。但是,发展中经济体跨境并购额大幅下跌,为1191亿美元,同比下降24%。绿地投资作为跨国公司资本支出意向的指标,2015年与2014年相比变化不大,仅上升了8%。发展中经济体的跨境并购下降明显,尤其是在非洲、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分别下降19%和23%。与此相反,欧盟绿地投资项目却增长了14%,达到1398亿美元。 
    全球FDI行业结构变化显著 
    由于2014年中期初级商品价格大幅下降,石油和采矿行业的发展受到很大的影响,导致第一产业FDI大幅度下降。根据《世界投资报告2016》,截至2014年,全球FDI存量中,服务行业占有绝对优势,占比为64%,制造业占27%,初级产业仅占7%。2015年,虽然服务业跨境并购额增长959亿美元,但是由于医药等行业的大规模交易,制造业跨境并购额占全球跨境并购总额的一半以上,达到历史最高值,即3880亿美元,超过2007年的纪录。 
    美国FDI流入量再次居世界首位 
    2015年,美国FDI流入量增长了三倍以上,达到3840亿美元,为200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其中,并购美国公司的交易净额达到2280亿美元,也是200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美国FDI流入量激增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比如股权投资的激增和并购交易的飙升、美元升值等。此外,由于美国税收规则的原因,反向交易金额也明显增加,如美国医疗器械制造商美敦力公司以430亿美元收购爱尔兰同行柯惠医疗。通过并购交易,美国美敦力公司会在欧洲获得税收优惠的待遇,这是因为美敦力公司总部迁址到柯惠总部爱尔兰,可以获得远高于美国本土的税收优惠。 来源:中国商务新闻网